search
顏清標今可拔管,1個月可出院!換肝之父陳肇隆:帶領病人在生死邊緣搏鬥… | 華人健康網

顏清標今可拔管,1個月可出院!換肝之父陳肇隆:帶領病人在生死邊緣搏鬥… | 華人健康網

大甲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因為肝腫瘤及肝硬化,於昨13日進行活體捐肝手術,負責執刀的高雄長庚醫院名譽院長陳肇隆今天再度出面說明患者最新病況,以及手術困難度:「活體肝臟移植是高端困難的手術,整個過程可以說是帶領病人在生死邊緣搏鬥的手術,而且要確保移植的肝臟能正常發揮功能,可以說是起手無回、不成功便成仁的手術。」

陳肇隆醫師說:「活體肝臟移植是高端困難的手術,整個過程可以說是帶領病人在生死邊緣搏鬥的手術。」
陳肇隆醫師說:「活體肝臟移植是高端困難的手術,整個過程可以說是帶領病人在生死邊緣搏鬥的手術。」

陳肇隆院長:顏清標預計今天中午可以拔管、1個月可以出院

陳肇隆院長表示,顏清標預計今天中午可以拔管,講話也沒有問題,由於換肝是大手術有傷口,病人會疼痛,所以會給止痛藥物。患者還需要在加護病房觀察一至二星期,預計1個月可以出院。當初算早期發肝臟腫瘤大概2~3公分,經過今年年初先期治療包括質子治療,縮小腫瘤與鄰近膽管血管的治療控制,目的也是減少換肝後腫瘤復發的機會。

回顧從顏清標住院到開刀這7天,兒女都在病房陪伴,這是令人感動的大家族,也感受到顏清標受到家族敬重。當初每一個兒女都表示想捐肝的意願,後來經過評估選擇老二顏仁賢的肝臟。

顏仁賢捐出3分之2的肝臟,但是血管與膽管有與別人不一樣的變異

由於顏清標的體型比較大,需要比較大的肝臟,所以兒子顏仁賢捐出3分之2的肝臟,左邊肝臟可以保留35%是安全的,但是,捐肝者的血管與膽管有與別人不一樣的變異,還好都可以用外科技術克服困難。陳肇隆院長也不禁表示,我們已經完成近2000例肝臟移植手術,這是當中困難度比較高、挑戰比較大的手術之一。

肝臟移殖之所以困難高端,主要是受肝者其他內外的方法都沒有辦法有效治療,還有肝臟是充滿血管的器官,有綿密的肝動脈、門靜脈、肝靜脈與膽管,是很容易出血的器官。
肝臟移殖之所以困難高端,主要是受肝者其他內外的方法都沒有辦法有效治療,還有肝臟是充滿血管的器官,有綿密的肝動脈、門靜脈、肝靜脈與膽管,是很容易出血的器官。

陳肇隆院長:肝臟移殖手術過程,可以說是帶領病人在生死邊緣搏鬥

陳肇隆院長表示,肝臟移殖之所以困難高端,主要是受肝者其他內外的方法都沒有辦法有效治療,還有肝臟是充滿血管的器官,有綿密的肝動脈、門靜脈、肝靜脈與膽管,是很容易出血的器官。此外,人體凝血因子大部份是在肝臟合成,如果肝臟壞掉就無法合成足夠的人體凝血因子。以及肝臟肝硬化後,門脈高壓使脾臟腫大,會破壞血小板,同時在肝臟附近形成側支循環,一碰很容易大量出血。所以,手術過程可以說是帶領病人在生死邊緣搏鬥的手術,而且要保証移植的肝臟能正常發揮功能,也可以說是起手無回、不成功便成仁的手術!

換肝手術後會有措施避免併發症,顏清標預計1個月可以出院。而肝臟移殖最重要是讓病人回到工作崗位回饋社會,相信也是患者與家屬共同的期待。

「換肝之父」陳肇隆擁有36年接近2000例換肝手術經驗

有「換肝之父」之稱的陳肇隆醫師,為亞洲第一位肝臟移植的醫生,擁有36年換肝臨床經驗。陳肇隆院長是自1983年即開始進行肝臟移殖,到目前為止,已經有接近2000例的手術經驗。當初是從美國學習肝臟移植回到台灣,但是他表示,歐洲美國與台灣肝臟移植最大的不同,是歐洲美國主要遺愛人間的比較普遍,多為屍體捐贈;但是,台灣在此部份則比較有限,所以發展手術精準度高的活體肝臟移殖,多年來也常有歐洲美國日本教授來台灣觀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原文連結

華人健康網
寫了41542篇文章,獲得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