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富陽話中東》是「灰飛煙滅」還是「化整為零」?淺論IS首腦巴格達迪之死 - umedia 優傳媒

富陽話中東》是「灰飛煙滅」還是「化整為零」?淺論IS首腦巴格達迪之死 - umedia 優傳媒

IS「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迪已被美國總統川普證實喪命於美軍之手。。(圖/翻攝自 Al-Furqan Media)

 

作者/程富陽

被美國列為全球首級恐怖份子,並懸賞1千萬美元抓捕的IS「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日前(27日),終於被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外交接待廳(Diplomatic Reception Room)上證實,巴格達迪本人已在美軍特種部隊於26日晚間,在敘利亞西北部的一項「徹夜突襲行動」中,「像狗與懦夫般」地喪命於美軍之手。

 

2003年美國兵進伊拉克時,巴格達迪在巴格達西郊一處遜尼派與什葉派混居貧民區內的一間清真寺裡兼任領讀「可蘭經」的「伊瑪目」(阿拉伯語意為領拜人),2004年2月因言論激進被駐伊美軍逮捕,並先後關押在巴格達中央及布凱(Camp Bucca)兩處監獄裡;卻因無發現重大涉及恐怖活動嫌疑,旋於當年12月被以「低等級囚犯」的列階,加以釋放。

 

想不到10年後,這位原祇是低階反對暴力的神學博士,一舉借勢「敘利亞內戰」脫離了原屬「基地」組織,並於2013年建立了「伊拉克和沙姆伊斯蘭國」(簡稱ISIS),更於2014年6月29日直接改稱為「伊斯蘭國」(IS)。他主張復興1922年奧斯曼帝國覆亡後被廢止的「哈里發國」(阿拉伯語意為真主使者的繼承者,擁有政治與宗教的雙重領袖地位),意圖使其伊斯蘭傳統理想的政教合一制度「再度復活」;並獲得當時阿拉伯世界中「穆斯林極端主義者」推崇,繼20世紀70年代巴解組織前主席阿拉法特,及20世紀末創立蓋達組織(又稱「基地組織」)的賓拉登之後,一躍而為世界「極端恐怖主義」的領袖。

 

「巴格達迪」死後,會不會有「後繼者」竄起,接續這股「極端恐怖主義者」?首先應該要了解一個「泛阿拉伯主義」的概念。這個「主義」就是伊斯蘭宗教主張,阿拉伯世界應「正本清源」,回歸伊斯蘭傳統教義,強調恢復實施「伊斯蘭化」法制,主張「宗教政治化,政治宗教化」,並反對西方化,世俗化所建立的一切制度與生活方式。

 

這個純「伊斯蘭化」的意識,係在1927年由埃及創建穆斯林「兄弟會」的哈桑·班納(Hassan al-Banna)所建立。其口號是「既非東方,也非西方」,「伊斯蘭是最終解決世界問題的本源」。這個「意識」雖非主流,卻根深蒂固的存在於阿拉伯世界的一角。因此,這個「意識」斷然不會因爲昔日的賓拉登,或今日巴格達迪之死,就讓這股勢力完全消滅。

 

而在中東,這種類似兄弟會的「極端主義」,只會視阿拉伯世界各國矛盾問題的肇生而「起伏」,卻不會消逝。因此,當巴格達迪被美軍「擊斃」確定後,即有消息指出,巴格達迪早已提前任命在2003年與其同被關押在美軍監獄,且擔任過伊拉克海珊時期政權的遜尼派軍官卡拉達什(Abdullah Qardash)為接班人,自是一項極為可信的訊息。

 

「IS」這個伊斯蘭極端主義,後期普遍被阿拉伯世界認定,其錯用了7世紀回教最後一位先知穆罕默德對「聖戰」的詮釋,把先知原僅是對抗異教徒侵略的抗爭,轉為對內部所有派系對教義不同見解的教徒,一律加以格殺與殘害,而廣受全球伊斯蘭信徒的「撻伐」。

 

這也正是「IS」難以重返「巴格達迪前期時代」那樣,得以擴大統一集中反西方極端主義力量的原因。 但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這股「極端主義」勢必不會因此「灰飛煙滅」,卻將以「水銀瀉地」之勢掀起一股全球「恐怖活動」的國際亂象。

 

事實上,近期在全球各地如阿富汗、索馬利亞、菲律賓、奈及利亞和埃及西奈半島接續發生「恐攻事件」;及今年陸續在蘇丹、阿爾及利亞、埃及、伊拉克、黎巴嫩發生的群眾示威抗爭,都顯現IS已提前「化整為零」,猶企圖完成巴格達迪生前所欲建立的「哈里發國」大業。    

 

而認定巴格達迪之死,就將加速或確定美國川普政府撤軍「敘利亞」,也顯得過於「樂觀」。殊不知,美國對「介入」中東或全世界,乃是以「美國最大利益」角度而設定;同樣,對「撤離」中東或全世界亦當做「如是觀」。因此,觀察美國在敘利亞的「撤軍」或「增兵」,您眼中認定的「昨是今非」,對美國當權者而言,卻可能恰是一齣「異曲同工」的大戲。也許,這就是當今國際社會的「殘酷現實」。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IS「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迪已被美國總統川普證實喪命於美軍之手。。(圖/翻攝自 Al-Furqan Media)

 

作者/程富陽

被美國列為全球首級恐怖份子,並懸賞1千萬美元抓捕的IS「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日前(27日),終於被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外交接待廳(Diplomatic Reception Room)上證實,巴格達迪本人已在美軍特種部隊於26日晚間,在敘利亞西北部的一項「徹夜突襲行動」中,「像狗與懦夫般」地喪命於美軍之手。

 

2003年美國兵進伊拉克時,巴格達迪在巴格達西郊一處遜尼派與什葉派混居貧民區內的一間清真寺裡兼任領讀「可蘭經」的「伊瑪目」(阿拉伯語意為領拜人),2004年2月因言論激進被駐伊美軍逮捕,並先後關押在巴格達中央及布凱(Camp Bucca)兩處監獄裡;卻因無發現重大涉及恐怖活動嫌疑,旋於當年12月被以「低等級囚犯」的列階,加以釋放。

 

想不到10年後,這位原祇是低階反對暴力的神學博士,一舉借勢「敘利亞內戰」脫離了原屬「基地」組織,並於2013年建立了「伊拉克和沙姆伊斯蘭國」(簡稱ISIS),更於2014年6月29日直接改稱為「伊斯蘭國」(IS)。他主張復興1922年奧斯曼帝國覆亡後被廢止的「哈里發國」(阿拉伯語意為真主使者的繼承者,擁有政治與宗教的雙重領袖地位),意圖使其伊斯蘭傳統理想的政教合一制度「再度復活」;並獲得當時阿拉伯世界中「穆斯林極端主義者」推崇,繼20世紀70年代巴解組織前主席阿拉法特,及20世紀末創立蓋達組織(又稱「基地組織」)的賓拉登之後,一躍而為世界「極端恐怖主義」的領袖。

 

「巴格達迪」死後,會不會有「後繼者」竄起,接續這股「極端恐怖主義者」?首先應該要了解一個「泛阿拉伯主義」的概念。這個「主義」就是伊斯蘭宗教主張,阿拉伯世界應「正本清源」,回歸伊斯蘭傳統教義,強調恢復實施「伊斯蘭化」法制,主張「宗教政治化,政治宗教化」,並反對西方化,世俗化所建立的一切制度與生活方式。

 

這個純「伊斯蘭化」的意識,係在1927年由埃及創建穆斯林「兄弟會」的哈桑·班納(Hassan al-Banna)所建立。其口號是「既非東方,也非西方」,「伊斯蘭是最終解決世界問題的本源」。這個「意識」雖非主流,卻根深蒂固的存在於阿拉伯世界的一角。因此,這個「意識」斷然不會因爲昔日的賓拉登,或今日巴格達迪之死,就讓這股勢力完全消滅。

 

而在中東,這種類似兄弟會的「極端主義」,只會視阿拉伯世界各國矛盾問題的肇生而「起伏」,卻不會消逝。因此,當巴格達迪被美軍「擊斃」確定後,即有消息指出,巴格達迪早已提前任命在2003年與其同被關押在美軍監獄,且擔任過伊拉克海珊時期政權的遜尼派軍官卡拉達什(Abdullah Qardash)為接班人,自是一項極為可信的訊息。

 

「IS」這個伊斯蘭極端主義,後期普遍被阿拉伯世界認定,其錯用了7世紀回教最後一位先知穆罕默德對「聖戰」的詮釋,把先知原僅是對抗異教徒侵略的抗爭,轉為對內部所有派系對教義不同見解的教徒,一律加以格殺與殘害,而廣受全球伊斯蘭信徒的「撻伐」。

 

這也正是「IS」難以重返「巴格達迪前期時代」那樣,得以擴大統一集中反西方極端主義力量的原因。 但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這股「極端主義」勢必不會因此「灰飛煙滅」,卻將以「水銀瀉地」之勢掀起一股全球「恐怖活動」的國際亂象。

 

事實上,近期在全球各地如阿富汗、索馬利亞、菲律賓、奈及利亞和埃及西奈半島接續發生「恐攻事件」;及今年陸續在蘇丹、阿爾及利亞、埃及、伊拉克、黎巴嫩發生的群眾示威抗爭,都顯現IS已提前「化整為零」,猶企圖完成巴格達迪生前所欲建立的「哈里發國」大業。    

 

而認定巴格達迪之死,就將加速或確定美國川普政府撤軍「敘利亞」,也顯得過於「樂觀」。殊不知,美國對「介入」中東或全世界,乃是以「美國最大利益」角度而設定;同樣,對「撤離」中東或全世界亦當做「如是觀」。因此,觀察美國在敘利亞的「撤軍」或「增兵」,您眼中認定的「昨是今非」,對美國當權者而言,卻可能恰是一齣「異曲同工」的大戲。也許,這就是當今國際社會的「殘酷現實」。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優傳媒 提供 原文連結

優傳媒
寫了2280篇文章,獲得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