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裡是生命禁區,你敢不敢來?

這裡是生命禁區,你敢不敢來?

人們常把巴州譽為「華夏第一州」。

在48萬平方公里博大的地域中,

我們既能回望千年的文明,

涉步多樣的景觀,融入淳樸的民風,

還能挑戰位於巴州東南一隅,

「美麗與死亡同行」的生命禁區。

楊松濤

「滄桑!生命的禁區。剛開始涉入的時候的確感覺到是一種滄桑,隨著後期逐步的開始深入,才慢慢感悟到生命存在的價值。」

——阿爾金山自然保護區,

一呆就是15個年頭。

楊松濤

「近15年的工作和職業的這種特點,就幾乎是踏遍阿爾金山境內的溝溝坎坎。」

楊松濤

「阿爾金的定位叫『美麗與死亡同行的地方』。所謂的美麗,它有它的與世隔絕的一個環境,在裡面看到這些野生動物、自然環境,不經過任何的人為性的修飾,純天然的,這是它的美麗。」

說到死亡,

極端缺氧的阿爾金可謂是「步步陷阱」。

人們一旦進入,不僅會立即陷入

「無信號、無道路、無給養」的與世隔絕的困境,

而且還有

「人畜一旦入內就會立即斃命」的魔鬼谷

……

楊松濤

「阿爾金裡面是地處無人區,高海拔、高寒,地處青藏高原的一個邊緣地帶的這種自然環境的一種惡劣,對人來說,首先是個生理上的挑戰。」

楊松濤不僅用雙眼注視著阿爾金的美麗與恐懼,

還用相機定格住這裡的一切,

山,水,沙漠,黑頸鶴,鵝喉羚……

楊松濤

「到了夏季,黑頸鶴、黃鴨等等一些候鳥,可以在這樣一個環境之中很安詳的,甚至算是一種閒情逸緻吧。」

在他的鏡頭裡,

這裡的植被從深棕色到金黃色,

便完成春天到冬天一年兩季的輪迴;

阿雅克庫木湖水,

有著翡翠般綠色與硫磺般紅色兩種色彩的交錯;

鯨魚湖水會有淡咸兩種口味;

野驢的色彩也會有兩種變化,

正如這裡氣候與景緻極端的兩季與兩極。

楊松濤

「同樣一隻驢,從每年的4月份開始去換毛,到七八月份徹底換完,這是一種顏色,9月份到第二年的二三月份的時候它又是一種膚色。」

作為攝影師的楊松濤,

最為得意的是這樣一張圖片,

遠山,沙丘,湖水,草場,

生與死集於一幀畫面,

這正是阿爾金的個性。

楊松濤

「沙山中間一股泉水,近處是綠茵茵的草場,遠處是沙丘,再遠處是祁曼塔格山。它的固有的一種滄桑、一種生機、一種生命的活力所造就的原始、古樸的一種美吧。」

楊松濤

「大雪覆蓋完一片寂靜,讓人感覺那就是個很純白、很潔凈的一個聖地。鵝喉羚它在大雪過後它是在跳躍。」

楊松濤痴迷於攝影,

就是想把相依相戀15年的阿爾金

介紹給世人,推介到世界。

他邀請更多的挑戰者,

挑戰這神秘而又奇特,

美麗而又危險的生命禁區。

楊松濤

「它很封閉、很原始,山洪、豪雨、冬季的大雪……各種自然界惡劣的自然條件它都具備。國內的一些旅友探險者,都以能進一趟阿爾金山為榮的這種心態。」

(楊松濤攝影作品)

茫茫的雪山、清澈的湖水,

壯闊的金色沙漠,

一塵不染的藍天、白雲,

都在迎接你的造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